经济学家谈“救命药”:又要药好、又要价廉,可能吗?-深度-知识分子

经济学家谈“救命药”:又要药好、又要价廉,可能吗?

2018/07/30
导读
既要什么又要什么,那个不可能。

3/s8/zsfz1533257727.5421457.jpg


讲者 | 朱恒鹏(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副所长)

整理 | 沈丹丽 杨枭


      


《我不是药神》这部电影我看了以后,我个人评价是非常高的。高在哪儿?可能好多人没有意识到,我相信过了十年以后,我们再评价这个电影的时候,我们会发现这部电影是非常难得的、对我们有很大启蒙的一部电影。这部电影展示了一个很大的东西,我引用黑格尔的一句话:“真正的悲剧不是在善恶之间,而是在两难之间”。电影会让我们发现,每一个人,如果设身处地站在他的角度,不管平民还是患者,还是公安局长,甚至站在骗子的角度,很难用简单的善与恶、对与错评判,所有的角色没有好或不好,都是两难的选择。实际上,人世间很多事情都是在两难之间做选择,只能选择相对略好一点的。这点对于我们来说其实认识得很少。


1是否强仿?


专利是保护创新还是抑制创新存在争议。刚才陆勇提到强仿,印度对于强仿的专利贸易保护,在乌拉圭回合谈判中提到了,但它有一个前提条件,指的是有重大公共卫生风险的时候。


强仿实际上是不尊重知识产权的,首先不谈不尊重知识产权对不对以及利弊。我们要先考虑两个问题:


1. 如果像印度那样强仿,对我们国家来说,这是不是抑制了创新的发展?


加拿大没有医药企业也没有什么创新。加拿大买同一个美国药品价格只有美国的1/3。比如一个美国生产的药品,美国卖100美元加拿大只有35美元。大家可能感觉加拿大真好,它的医保真棒。但是站在美国议会的角度,为什么美国议会禁止医保和药企之间谈判?美国议会为什么让它的医保支付100美元?原因很简单,加拿大的逻辑是我不搞创新,研发成本不支付,药品生产成本是很低的。像光盘,软件研发成本很高,但是软件传播成本今天接近于0。含研发成本药品卖100美元,它赚钱,扣掉研发成本药品卖35美元就赚钱,生产成本5美元,研发成本是70美元,所以成本是75美元,在美国卖100美元就能赚到钱。加拿大呢?生产一粒(药)5美元,卖35美元就可以赚钱。当你说加拿大做好时,美国做得也好,没有美国的研发加拿大连35美元也拿不到。


对中国来说,当你说学不学印度强仿时,学加拿大还是学美国,要不要研发?要不要中国做创新大国?如果不打算做创新大国,就学加拿大我任何意见没有,我认为学加拿大是可以的,中国可以不做医药创新。那是不是也可以不做软件创新?是不是也不做芯片创新?答案很难给出。


2. 中国的仿制药做的不好。中国过了专利期允许仿制药,但中国仿制药质量不好,何谈没有过专利期的药。这就像凭什么不让我上清华?高中没上怎么上清华?我们高仿药质量很差,几乎没有。陆勇谈到印度有很多仿制药出口到美国,中国出口的仿制药很少。我们允许仿制的都得不到FDA认证,就不要先去谈强仿了。


2政府医保谁得益?


大家都认为政府好像是印钱的,不是,政府的钱是征税收的。


我们现在医保上投入2万亿,加上公立医院接近2.5万亿,年医疗费用只有3.3万亿(卫生总医疗费用是4.6万亿)。3.3万亿的医疗费用中,医保投入2.5万亿,大家如果还觉得少,没问题,我所有的话都不代表我个人意见,大家可以多交税。医保上增加钱,教育上、国防上就要减少钱,你们愿意不愿意?美国人均医疗费用超过咱们人均GDP,咱们不学美国那么浪费,日本和英国的医疗费用比较节约。我们人均GDP8800美元,日本人均医疗费用4000美元,已经相当于我们人均GDP的一半,没有一个国家愿意用一半的钱用于看病。


保障民生纳入医保。刚才陆勇说一个案例,纳入医保以后花钱少了。顾大夫(顾晋,北京大学首钢医院院长)提出了一个问题,如果一个药花三十万,只能延长三个月的寿命;同样三十万,可以把一个孩子的病治好,比如说给先天性耳聋儿童安装人工耳蜗,获得健康的人生。如果只有三十万,你愿意把钱花在哪里?当然这个孩子爸妈说给孩子装人工耳蜗,肿瘤患者说给我用三个月。谁对?谁都对,谁都不对。


对于一个农民,他现在一个月只能花800元。一旦告诉他,这是肿瘤晚期,你的药可以纳入医保,你每个月可以花两三千,可以让你家老爷子再活三个月。农民会把老爷子带回去不花钱了,因为对他来说三个月六千块钱根本不值得。


我的意思是,纳入医保的肿瘤药真正得益的是中产阶级,穷人根本得不到。事实上这些中产阶级不纳入医保他也会花钱,你现在是给中产阶级省钱,但是夺去的是低收入阶层救命的钱。我刚才讲不做道德判断,看你愿意支持哪一方。


3差别定价


陆勇谈到一个很关键的,在经济学上讲搞差别定价。产品质量差一点定价可以大大下降。比如丙肝的例子,它不是强仿,它是药企授权生产。授权生产价格可以大大下降,但必须附加另外一个条款,不准这个药向其它国家出口,否则会冲击原研药企。经济学上还有另外一个逻辑,给穷人的药质量差一点,比如这个药容易导致头疼,卖800元。没有多少副作用不头疼、不肚子疼的卖3万美元,富人就买高价药、穷人买低价但副作用大的。大家说这不道德,其实没有。飞机头等舱价钱是经济舱的3-5倍,差异有3-5倍吗?大家不会觉得不合理,但是大家一听药物有质量差异就不允许。


医保也可以差异化。瞄向穷人的叫医疗救助,那些患者可以采取医疗救助、精准救助的办法,针对穷人医保甚至可以全报销。但要提出其它要求,比如住八个人、十个人的病房并且不能挑医生,如果你非要去协和还要医保全报销,对不起。


针对中产阶级,每个人有能力都买商业保险,商业保险可以满足差异化需求,这是刚才讲的差别定价的转换版。


4药为什么这么贵?


这部电影还给我一个很大的启示,药品不需要医院卖,其实可以药店卖,药店的药肯定比医院便宜。到药店买药费用省很多,但是我们应该有合格的大夫开处方,有合格的药剂师帮助调药。满足这个条件下,药店的药价是医院里的1/3甚至更便宜——大家都知道以药养医,医院药价虚高。


还有一个问题,现场的嘉宾和网上的嘉宾,请不要喷我,我没有任何倾向性的意见,我只是告诉大家一个事实,每年我们2万亿的药品费用中,有4000亿花在中成药和中药上,如果把这4000亿拿出来用在靶向用药足够了。美国人不吃中药、中成药,加拿大人也不吃,似乎寿命不比我们差,所以我们要不要把中药、中成药纳入医保?我没有倾向性,你们愿意接受哪个方案我都支持。我们今天所要的、所得到的,都是我们愿意要的,你得到的结果是你愿意要的结果,所以不要抱怨。


事实还有一个问题,研发成本为什么那么高?研发成本一半或2/3是监管成本导致的。临床试验真的需要10-12年吗?临床试验的案例真的需要那么大量吗?对一个肿瘤患者来说,即便有很大的风险,肿瘤患者可不可以用还没有通过临床试验的药?所有的这些东西都是自己选择的。


FDA监管标准都是民众选择的结果,FDA标准越来越严,三期临床试验的时间越来越长,都是老百姓要求的。如果这次疫苗事件带来的结果是GMP认证真的落地的话,药企生产成本会大大提高。新华社通告对这次疫苗事件说得非常准确,只是说它使用了没有通过GMP认证的东西,并没有说药品质量不合格,药品质量很可能是合格的,只是没有通过GMP认证,GMP认证时间太长药企不愿意做。GMP认证很可能3年、5年到9年。药企使用了新工艺保证了新质量,但没有通过监管认证。要通过监管认证药企得花几千万,花三年到五年甚至停产几年,所以中国药企就规避了这个问题。如果大家要求提高监管标准,就有可能成本提高、价格提高,如果老百姓认这条我没有意见。


还是这句话,你想要什么你就得到什么,你千万别提出这样的要求,既要什么又要什么,那个不可能。


谢谢大家!

参与讨论
0 条评论
评论
暂无评论内容
知识分子是由饶毅、鲁白、谢宇三位学者创办的移动新媒体平台,致力于关注科学、人文、思想。
订阅Newsletter

我们会定期将电子期刊发送到您的邮箱

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