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显示数字的体重计如何更有助于减肥?-深度-知识分子

不显示数字的体重计如何更有助于减肥?

2019/03/12
导读
科学用于思想,我们就可以做到更好。

pixabay.com


前言: 

      丹·艾瑞里( Dan Ariely )是美国杜克大学心理和行为经济学教授,今日头条科学创作者。全球畅销书《怪诞行为学》即出自艾瑞里之手,这本书是许多中国读者的行为经济学启蒙读物。

      艾瑞里在高中时曾因一次意外,全身 70% 的皮肤面积三度烧伤,在几年痛苦的治疗中,他开始观察人的行为并且对心理学进行深入研究。这样的经历最终让他成为了行为经济学领域杰出的学者。在下面的演讲中,他分享了行为经济学如何让生活更美好。


讲者 | 丹·艾瑞里( Dan Ariely )


  



大家好 (dà jiā hǎo)(掌声)这是我唯二知道的中文词语,另一个是啤酒 (pí jiǔ)(笑声)


今天,我想谈谈如何利用社会科学、行为经济学去“设计”、改善我们周围的世界。先来看一个图表,是关于新年誓愿的。


 

现场有多少人立了新年愿望?我不会问你们,有多少人已经违反了立下的誓愿。因为,我,已经违反了。(笑声)新年誓愿就是这样,一年年地被立下,却一年年地被打破。这告诉我们,虽然我们知道如何行事,但并不能保证一定会在行为层面上有什么改变。在“我们想做的事”和“我们实际做的事”之间,是存在分歧的。问题就是,我们怎么样缩小这个分歧,更好地朝着我们理想的目标去行动。


让我们来看几个例子。


不开玩笑,

不显示数字的秤比正常秤更有助于减肥


先从减肥谈起,我们想帮助大家开启减肥之路,改善健康状况,有很多方法。但有一些事情是我们需要考虑的:因为减肥是需要一周七天每一天都在行动的,不能一周只持续5天,而且需要从早晨就开始,而不能从午饭开始。那怎么办呢?我们想到,在洗手间里放一个体重计。


说到放在洗手间的体重计,我们能想到3件事情。第一件事,是每天早上量一次体重,这特别好。因为通过这样的“小仪式”,你会提醒自己,要保持健康,然后你可能会少吃点早餐。如果在晚上的话,你就去睡觉了,第二天醒过来会忘记了减肥这个事情。


我们知道的第二件事是,体重经常上下波动。影响它上下波动的因素有很多,比如饭量、比如去厕所的时间,这就会引发“体重秤厌恶” 。如果你的体重实际没有改变,但体重计上的数字却一会儿高,一会儿低 ,当你看到体重上升,就觉得很悲惨,看到体重下降,就会稍微开心一点。但平均来看,这不是特别好的消息。



最后一件事儿,就是体重计上的数字常令人感到困惑。人们对自己说,“我已经节食2天了,我的体重应该降了吧”。但当然,我们的身体并不会那么快地做出反应,它需要一定的时间,比如8天或者两周才会有变化。结果就是,人们觉得减重不太顺利。


现在有三个要点:最好早晨起来测体重;测量结果的波动令人困惑;体重的变化速度太慢,使人失去动力。怎么解决这些问题呢?


最后我们决定设计一个没有数字显示的称。如果站上称是个好事,那我们就鼓励人们站上去。当人们站上去后,我们会说,做得真棒,恭喜你。我们也会给用户提供反馈,但我们设计了一个五分制的反馈机制。它会告诉你:恭喜你,(体重)保持不变,或(下降)的趋势稍微差点,或差挺多,或稍微好点,或特别好。



另外,当他们称重的时候,需要使用app,我们也会(在app上)给他们其他建议:走会儿路、多喝点水等。



我们测试了这个称的使用情况,发现在对照组,被试者拿到了普通的称,平均每个月每个人增重0.3%。连续5个月。实验持续了5个月。


另外一组人,使用了没有显示体重的新型称。首先,70%的参与者表示,他们改善了健康相关的决策,79%的人每周站在称上的次数超过6次。在五个月里,他们平均每个月体重降低0.6%。



这款体重计非常成功。这意味着,我们可以将普通日常的物件,比如一个称,通过社会科学的方法,从不同的角度去思考,将其设计得与我们的日常决策更相容,以帮助我们取得更好的结果。


除了设计体重计,还可以将这些知识用在设计血压计,或者血糖测量计等其他设备。



保险公司为什么从来没发生过

顾客主动退钱的事?


第二个是关于信任和保险的例子。首先我想说的是,信任是很重要的。你可以想一下,哪些人是你信任的人,哪些是你不信任的。在信任度高的国家,GDP 更高。我们信任的公司,盈利能力更强。


那如果信任被打破呢?信任经常在保险业被打破。以财产保险为例,作为客户,需要一直付钱给保险公司,当有一天,一些糟糕的事情发生了,客户会希望保险公司赔钱,但保险公司不想赔偿。因为知道这一点,客户就会夸大保险索赔,比如声称丢了更大的电视,或者更贵的珠宝,就是为了夸大受损害的程度。公司知道顾客会夸大索赔,他们会让程序和条款都更加复杂,甚至拒绝赔偿。矛盾存在于顾客和保险公司之间,这个系统本身就建立在利益冲突和不信任之上。



因此我们试图尝试改变这个体系。我们创立了一个小公司叫Lemonade,来试着“修复”信任问题。于是,我们决定把双方合作变成三方合作,引入公益组织。你们加入Lemonade 的同时,也加入了一个你认可的公益组织。


举个例子,假设有个“世界之爱基金”,是一个非常棒的组织,帮助保护环境。当你给Lemonade 交钱的时候,Lemonade 拿走固定额度的钱。这些钱是赔偿的钱,如果年底资金池里有余钱的话,这些钱会直接捐给公益组织。在这个体系里,你知道Lemonade无论是承担赔偿还是拒绝,它都不会多赚钱,它是中立的。如果你还夸大损失,还作弊,那你骗的是谁呢?你骗的是你喜欢的这个公益组织。这完全是不一样的系统,它消除了利益冲突,创造了信任。



接着,我们在纽约做了这个实验。开始后的两星期,我们收到了一封非常有趣的邮件。写信人说,“我给我的公寓买了你们的保险,之前我告诉你们,有人偷了我的电脑,你们赔偿给我损失了。但现在我找到了,其实没人偷我的电脑。我应该怎么把钱还给你们?”那天我给我所有在大保险公司工作的朋友打电话,我请教他们,当顾客要退钱的时候,一般保险公司的流程是怎么样的。但他们说没有这样的流程,因为从来没有发生过顾客退钱这种事。


所以,好消息是当你创造一个能够创造信任、确保信任的系统,人们会努力不辜负这个预期,每个人都会从中获益。



接下来,我告诉大家一个增加信任感的小技巧。


我们做个小实验,在这个实验里,我是一个服务员,来到了一个四人桌前。我先问第一个顾客,你需要什么?顾客说,我想点鱼。我对他们说,今天的鱼不太好,建议点鸡肉,因为鸡肉便宜而且也更好吃。记住,我是服务员,我要赚小费,小费是顾客消费额的 15%。如果他们点的更便宜,我就赚的更少。然后我们来计算,第二、三、四个人是否会接受我的提议。这是第一个实验。


在第二个实验里,我走到第一个人面前,问他们想要点什么。他们说想要点鱼,我就说今天鱼不好,可以点龙虾,它只贵三倍,但非常好吃。他们会接受这个建议吗?肯定不太乐意。


第一个服务员和第二个服务员的差别在哪儿呢?第一个服务员,会为顾客的利益着想,愿意损失自己的利益。第二个服务员,可能确实给了你很棒的建议,可能龙虾真的非常好吃。但你很难知道,到底他们是为了顾客,还是为了自己。


一个创造信任的示意,就是向别人展示,我们关心他们,甚至会为了他们牺牲我们自己的一些效益。



你明知道自己需要存钱,

但为什么总是克制不住消费欲?


我要分享的第三个例子,是我们尝试着帮助穷人们存钱的实验。


这些穷人们住在肯尼亚的一个叫 Kibera 的贫民窟,他们每周的生活费用大概是10美元。我们希望他们能够存钱以备不时之需。


帮助大众存钱的标准方式,是教育他们存钱的好处,告诉他们:存钱很重要。但实践证明,教育大家存钱,花钱在所谓的“金融素养教育”上,并不管用。在美国,在“金融素养教育”上的花费每年大约是七八百万美元。但结果令人悲伤,他们的财务状况并无太大改善,这已经算较好的结果,因为这是人们刚学习完之后的状况,随着时间的推移,状况更是每况愈下。最后改善只有0.1%。



因此,我们决定采用不一样的方法。我们跟 M-PESA 公司合作。M-PESA 是肯尼亚的支付公司。我们创造了一个系统,民众们可以非常轻松地通过发短信的方式,把钱存到他们的储蓄帐户。



为了激励用户,我们做了很多尝试。比如,我们给用户发短信,作为提醒;我们给他们发来自孩子的提醒;我们还直接给他们10%、20%的奖金;有一些人则拿到了特制的、刻有数字的金币,我们让他们把金币放在自家屋里收好。每周如果他们没存钱,就用小刀在硬币上横着刮一下,如果存了就竖着刮一下。


很多人猜,最后可能是拿到20%奖金的人存的钱最多。但实验结果是用金币的用户存钱最多。这是为什么呢?


特制金币


这个特制金币,是我在索韦特(Soweto)时想到的。索韦特是南非的贫民窟。在那里,我看到一个卖“葬礼保险”的地方。



图上就是一个南非的葬礼照片,看起来很像是过节,当地人在葬礼上要花很多钱。当时,我看到一个父亲走进来,买了一个一周的葬礼保险,这个意味着,如果他在未来7天突然死亡的话,这个保险会支付葬礼费用。他拿到保险文书,递给他的儿子,特别有仪式感。


当时我问自己,为什么要像过节一样,有这么一个小仪式?因为在那样贫穷的情况下,这个父亲付钱买了保险,意味着带回家的钱会更少,今晚餐桌的食物会更少,而这个行为是在说,钱并不是更少了,只是以另一种形式存在。


我们的金币也是在做一样的事情,它在告诉家人们,虽然桌上的食物少了,但是存的钱是为了家族的利益。普适的原则是,钱、存款、保险具有了“可见性”。存钱是不可见的,花销是可见的,这种不对称让存钱变得很难,也让花钱充满诱惑。



这些重要的经验,像利益冲突、可见性,也可以运用于其他的金融服务。


公司提供的咖啡质量越高,股市表现越好?


最后我想分享的例子,是关于职场激励的。


在这个项目中,我收集了从2006到2017,公司如何对待员工的相关数据,得到了80个指标。这些指标包括咖啡的质量、男女薪资的平等、办公家具的舒适度等等。 如果我们用这些指标,而不是传统的公司财政信息,来决定投资哪个股票,会怎么样?


在2006年,当我得到第一组数据时,我选择其中一个指标,比如咖啡的质量,从最差的到最好的排列这些公司,然后买下在咖啡质量方面对员工最好的公司的股票。一直持有他们的股票,从2006年到2017年,我会得到新的数据。比如有新的公司提供了质量更好的咖啡,也可能有其他公司的排名下降了。我持续记录这些数据。除了咖啡质量之外,其他的指标也以同样的方式分开记录。



在这个图表上,每一条黑线都是一个指标,比如咖啡质量、男女工资平等等。它告诉你,如果你在2006年花1美金买,在2017年底会发生什么。橙色的线是S&P500标普指数,是美国股市的基本指数。你能看到的是几乎每个策略,都比S&P500标普指数高。这意味着我只要看他们对员工好不好,不需要看公司的收益,看季度、年度财务报告,就能在投资上跑赢S&P500标普指数。同样的事情也在发生,那些指标得分低的公司,真实表现也比S&P500标普指数差。



哪些指标可以预测公司在股市的积极表现呢?



这个清单里,白色的是好的预测指标,划掉的是影响不大的指标。我们可以把有效的指标都挑出来,合在一起,做一个投资组合。如果在2006年,我们有一美元,投资到美国的股票市场,Russell 1000指数,它就跟S&P500标普指数差不多,只是有更多的公司在里面。在2018年,我们会得到3美元。如果投资在那些对员工更好的公司呢?我们会得到8美元。



对员工更好的公司,通常在股票市场上的表现得更好。仔细想想,这并不是一个很令人吃惊的事儿。每个公司增长的引擎是什么?是人力资源,是人的力量。所以我们要有这样的意识:对员工更好的公司,经济表现也更好。


我们总会有一个行为模型,对待员工,像是对待迷宫中的老鼠。这个模型假设人们是不喜欢工作的,我们需要用金钱激励员工去做他们喜欢的事情。



实际上,在“干最少的活不至于被炒”到“花最多的精力做真正热爱的工作”之间,存在着巨大的缺口。这个缺口,也叫“积极投入的意愿”,存在于“为了不被炒而必须干的活”和“当我们真的为工作兴奋而可以做到的极致”之间。 让员工努力实现巨大潜力,意味着我们必须善待员工。当我们善待员工时,他们同样会善待公司,形成一个良性循环。


综上,我给大家展示了4个例子:如何用社会科学的方法去看待日常物件、保险、储蓄和职场激励。


人类是了不起的生物,我们有很多了不起的地方,也有很多不理智的地方。但如果我们要设计一个世界,能够让人的潜力最大化地发挥,我们就必须要考虑到人类不理智的一面。


在过去200年间,我们正在逐渐接近超人的状态:我们能飞翔,能在寒冷环境生存,发明的空调帮助我们在炎热气候生存……我们以前无法做到的很多事情,现在都通过科技实现了。那我们的思想呢,这正是社会科学可以发挥作用的地方。这些科学用于思想,我们就可以做到更好,真正实现人类的无限潜能。


谢谢大家。

制版编辑 | 皮皮鱼


参与讨论
0 条评论
评论
暂无评论内容
订阅Newsletter

我们会定期将电子期刊发送到您的邮箱

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