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特效药,“血浆疗法”能否救新冠肺炎患者于危难中?-深度-知识分子

没有特效药,“血浆疗法”能否救新冠肺炎患者于危难中?

2020/02/16
导读
任何一个治疗都有一定的风险

在无药可医、疫情又非常严峻的情况下,当一种新的疗法出现潜在的效果时,就会得到很大的关注。


(图源:medium.com)


撰文 | 叶水送 邸利会

编辑 | 陈晓雪


新冠肺炎目前无特效药,医院主要是“提供生命支持”

“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治过程中,最大的问题其实是重症和危重症的治疗。”上海市肺科医院呼吸与危重症科主任徐金富在一次线上讲座的发言道出了当前新冠肺炎诊治中的一个重要问题。


根据2月15日国务院新闻办发布会,在新冠肺炎疫情最为严重的武汉市,重症病例大概占所有确诊病例和住院病例的18%左右,目前有8335例。

2月15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医政医管局副局长焦雅辉在会上表示,“这些重症病例和死亡病例有几个共同的特点,一是年龄比较大,二是合并有基础疾病。”

徐金富表示,对新冠肺炎患者的治疗(包括重症患者的治疗),目前没有有效的药物治疗,临床医生“主要是提供生命支持,即针对症状进行治疗”。

为何新冠病毒会引起这么多的重症患者?北京朝阳医院副院长童朝晖在2月13日介绍,“通过前一段时间工作和一线救治经历,我们发现新冠肺炎患者出现严重的呼吸衰竭,和非典相比,这次呼吸衰竭病情进展更快。另外与非典时相比,这次患者心脏受到的攻击更厉害,救治起来的难度要大。”

在无药可医、疫情又非常严峻的情况下,当一种新的疗法出现潜在的效果时,就会得到很大的关注。

1月下旬,“血浆疗法”的准备工作就已启动

2月13日,武汉金银潭医院院长张定宇表示,“医院正在开展康复病人恢复期血浆的输入,目前已显示出初步效果。康复患者体内有大量的综合抗体对抗病毒,在此恳请康复后的患者积极来到医院,伸出胳膊,捐献血浆,共同拯救还在与病魔作斗争的病人”。


事实上,该疗法在1月下旬已经开始准备工作。据《上海观察》报道,新冠肺炎康复者血浆抗体治疗负责人,江夏区第一人民医院副院长刘本德介绍,1月20日开始,实施了新冠肺炎康复者血浆采集。自江夏区中医院、江夏区第一人民医院20多名新冠肺炎治愈医务人员在康复后10天,献出了自己的血液。

2月8日,江夏区第一人民医院开展了3名危重患者的新冠特免血浆治疗,此后连续治疗医院10余例危重病人。

在2月13日的新闻发布会中,武汉金银潭医院院长张定宇表示,这一疗法的风险远远小于获益,目前主要用于重症患者。

2月14日,张定宇在央视《新闻1+1》中披露了该疗法更多的细节,他表示武汉金银潭医院也有4例“血浆治疗”的患者,经治疗后,“血氧得到稳定,这是积极的变化”。

张定宇的妻子也是新冠病毒的感染者,目前已康复,张定宇在访谈中表示,说服已治愈的妻子捐献血浆,“我已经跟她做了两次动员,她已经心动了”。

“血浆疗法”能否救患者于危难?

“血浆疗法”是一种古老的治疗方式,简而言之是通过输入已康复患者的血清,这些血清中含有特定的抗体,从而清除病毒或其他有害物质,达到治疗疾病的目的。此前在SARS、非洲埃博拉疫情期间,该疗法也被试用过。


此次,在新冠疫情中,“血浆疗法”能否发挥作用?

香港大学李嘉诚医学院教授金冬雁对该疗法持乐观态度,他对《知识分子》表示,“血浆疗法”历来是救治重症患者的办法,不过“要做抗体克隆,技术难度较高”。

清华大学药学院院长丁胜2月14日在《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有类似的观点。他同时表示,直接提取康复期病人的血浆,经处理后治疗病人,这种方式不大可能大规模推开,主要原因是治疗性血浆来源有限,不同人身上的抗体也不尽相同,治疗效果会有变化,血浆中可能有其它病原体、细胞因子等物质。

来自美国亚利桑那大学药学院助理教授王俊对《知识分子》表示,“现在随着康复患者逐渐增多,这是一个不错的方案,康复患者血浆里含有抗体,可以中和病毒,阻止病毒入侵细胞复制”。

与此同时,王俊还提出使用该疗法应注意的4个问题:首先,每个康复患者血浆里抗体的含量可能差异很大,这样导致没办法控制剂量;其次,血浆的处理过程中需要确认完全除掉新冠病毒以及病人本身可能携带的其他病毒,如丙肝病毒,艾滋病毒等;再者,接受治疗的患者有可能在注射血浆后会产生免疫的排外反应;最后,还需要考虑供应问题,要大面积推广这种方案需要很多康复患者自愿献血,而他们大多数身体还比较虚弱。

“(血浆疗法)在以前非典爆发和中东呼吸综合症病毒爆发中都用过,效果基本还不错。但是由于前面所列举的原因,这种疗法可能只适用于中度偏重症患者。”王俊总结道。

2月15日,科技部生物中心主任张新民在药物研发和科研攻关最新进展情况举行发布会中也对该疗法采取乐观的看法。他表示,“采集治愈患者恢复期血浆,用于重症患者治疗。截至目前,在武汉市江夏区第一人民医院、武汉金银潭医院等多家医院共对11位重症患者进行了治疗,治疗后临床症状明显改善,各项检测指标全面向好,没有明显的不良反应。”

目前,江夏区第一人民医院、武汉市金银潭医院等医院开始公开招募康复的患者捐献血浆。全国其他地区也陆续采取“血浆疗法”治疗新冠肺炎患者。

“血浆疗法”是否需要循证医学来验证?

此前有一篇广为传播的自媒体文章“循证的崩溃”对“血浆疗法”予以批评,认为“仅仅来自武汉区区10例重症病人的观察,没有对照,没有入组的标准说明,也没有可信的终点指标,这种疗效在循证医学里连最低级别的证据都算不上”。


循证医学强调医疗决策应建立在科学研究证据基础上。但在公共卫生比较紧急的情况下,有学者表示,超药品说明书用药是医生的权限,医生根据已有的科学证据自主裁量使用一些药品有其合理之处。目前,我们对新冠病毒肺炎的了解还非常有限,临床数据缺乏,更多需要医生的经验来做临床决策。

据刘本德介绍,经“血浆疗法”的患者接受治疗12至24小时后,血氧饱和度明显上升,主要炎症指标明显下降,淋巴细胞比例上升,等重点指标全面向好,临床体征和症状均开始好转。

目前,“血浆疗法”在小范围人群中有积极的疗效,它能否应用于更为广泛人群,以及在治疗过程中还应注意哪些风险,需进一步验证。


血浆疗法的试验在申请注册中


2月13日,来自中国医学科学院输血研究所的研究员开始申请血浆治疗重症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临床试验,该试验采用多中心、随机、平行对照试验设计,将在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湖北省武汉市红十字会医院等地进行。

事实上,“任何一个治疗都有一定的风险,就目前在重症病人的救治方面,这是一个必要的选择,它的风险远远小于获益。”张定宇在访谈中表示。

参考资料

[1] 接受血浆抗体治疗第一人:血浆从康复医疗人员身上提取. 上海观察.

[2] 呼吁康复期患者捐血浆用于治疗?清华药学院院长:不大可能大规模推开. 中国新闻周刊.

[3] 武汉金银潭医院:新冠肺炎康复者捐血有经济补偿、安排接送. 澎湃新闻.

[4] “血浆治疗”真的能救命吗?有风险吗?金银潭医院院长张定宇回应. 国际在线.

[5] 开展新冠特免血浆治疗的医生:呼吁治愈者都来捐献血浆. 新京报.

[6] 李兰娟等新冠“药物”遭质疑:《诊疗方案》不宜. 赛先生http://www.zhishifenzi.com/depth/depth/8263.html

参与讨论
0 条评论
评论
暂无评论内容
订阅Newsletter

我们会定期将电子期刊发送到您的邮箱

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