协和医学院院长王辰:现在判断疫情拐点,根据不足-资讯-知识分子

协和医学院院长王辰:现在判断疫情拐点,根据不足

2020/02/06
导读
2月5日晚,在央视节目《新闻1+1》中,中国医学科学院院长、呼吸与危重症医学专家王辰对当前疫情进行解读。

王辰


整理 | 杨朔

●   ●   


1月31日到2月4日,五天时间,武汉新增确诊病例数从576例激增至1967例,整个武汉病人正面临一床难求的困境。2月5日,15家医疗队齐聚,武汉江汉方舱医院正式投入使用。方舱医院将发挥什么样的功用?是否能够缓解床位紧缺的矛盾,疫情拐点何时才能到来,特效药什么时候才会出现?


2月5日晚,在央视节目《新闻1+1》中,中国医学科学院院长、呼吸与危重症医学专家王辰对此做出了回应。


方舱医院能否缓解一床难求的困境?


面对新增病例人数的不断攀升,王辰表示目前的形势依然严峻,大量轻症患者未能收治入院的现象构成了很大的问题。这批患者在社会上的流动,在家庭中的居住,会造成更进一步的家庭和社区的感染,这是加剧疫情最重要的因素,而通过方舱医院,比如会展中心、体育馆可以迅速增加一些床位,解决大量床位不足的问题。


王辰介绍,方舱医院将主要用于收治轻症患者,虽然医疗条件不像正规医院,但对于轻症患者基本上够了,可以对患者进行看护,观察,一旦出现病情的变化,恶化,能够及时转到正规的医院进行治疗,形成一个有序的层级。与此同时,既能够使患者得到医疗的照顾,又能够跟家庭和社会隔离开,这是解决现在大量患者在社会上造成传染的重要举措,应当说是一个关键性的举措。


哪些人可以被方舱医院收治?王辰解释,方舱医院的设计是确诊的,也就是核酸检测阳性的患者才收,而高龄的、有基础合并症、容易病情加重的不往里收,因此方舱医院实际上是一个轻症患者的社区。在这个社区里边,患者生活上大概两周左右,使病毒消失,使健康恢复,中间并不乏医疗照顾。


轻症患者是否会发生交叉感染?王辰表示,对于患者来说,有一种大空间,空气是有一定的稀释作用的,而且本身这些病人都是核酸阳性的确诊病人,都是同一个病毒的感染,因此彼此之间不存在交叉感染的问题。王辰强调,尽管方舱医院不是至善之策,但是没有比这个更善之策的时候,这就是可取之策,现实之策,应是当为的办法。


方舱医院的床位是否能够满足现在的需求?王辰院士坦言道,现在武汉到底有多少的感染者,这个数目总和并不是十分清楚。“我们期望这个病例数不多于现在方舱医院设计的一,两万张这样的床位数,但是如果说社区的交叉感染不制止的话,这个数还是一个未定数。”他解释说,方舱医院的初衷就是尽量的大容量,能收尽收,把在社会上的传染源,把病人尽量的收治到医院里边来,而收治容积是通过方舱医院这样的特殊的医疗场所形式来满足的,进而降低家庭和社区的传播,从而使整体的疫情趋于下降。


疫情的拐点何时到来?


王辰解释说,首先要明确拐点的概念是什么?“这个拐点如果指的是发生的人数先是持平,然后迅速的下降,最后归于一种常态或者消除疾病的话,那个转折点就是拐点。但是现在的问题是,首先我们现在疫情的底数不甚清楚,如果这点是不甚清楚的话,这在判断上根据是不足的。现在社会上没有能够进行隔离的病人,在社区和家庭的传播还是有它相当严重性的,在这个情况下,如果不加以明确的措施,以比较决然的措施来加以控制的话,这个拐点不是说自然的,人为就能够精确的预期。”


另外,他提醒,还有病毒的变异,病毒是新将人体作为宿主的,在新的人体宿主身上要进行适应,这种适应过程会发生变异,变异具体体现在传播性和致病性上,这个未可预期。最后,还要考虑到人员流动,以及天气是否会变暖。


王辰说,现在每天增加的病例数,实际上不是准确的增加的病例数,是根据核酸检测出来的确诊书。并不是所有的新增病例都被检测出来了。“因此这新增病例数和我们每次报的数是有差别的,我们报出来的数是每天的新增的确诊数,这点是要注意概念上的区别。”王辰强调,很可能还有存量,这个现象必须充分的关注,必须实事求是的看这个问题,采取一些非常决然的办法才能解决。


特效药何时出现?


王辰表示,现在观察了很多的药物,比如说前期的克力芝,对其抱有一定希望的瑞德西韦,还有其他的像羟氯喹,包括一些中药,但都需要进行更进一步的临床观察,来确定其疗效。而远期一点就是疫苗,因为冠状病毒疫苗有其特殊性,在疫苗的研制中属于不大容易的一类,“这点我们一定努力,但是要看后来的结果”。


王辰强调,需要提醒的是个例药品的有效和无效,不是真正科学的结论,想得出科学的结论,一定要进行严格的临床的科学实验才能够得出结论。“比如说现在大家所希望的瑞德西韦的药,我们就在今天正式开始了它的临床试验,期望能够尽快的给大家一个科学的结论。而克力芝这些药物,也都是近期会有最后的结论出来。”而其他的一些办法,包括恢复期血浆等等,都是历史上一直在用的办法,也在积极的研究和推进中。


王辰表示,想战胜疫情的话,有两条工作主线,一条工作主线就是防控和医疗,另外一条工作主线就是科学研究。


“坦率地说,到目前为止,我们对这个病毒知道的还是有限的,科学是有一定过程的,必须这种非常冷静的目光和非常清晰的头脑和缜密的行动来推动科学研究。”王辰表示,欣慰的是,从我们国家对新的病毒种的确认,到核苷酸序列的确认,到初步的生物学性状、病毒的培养、病毒感染的动物模型的建立,已经为后来的研究打下良好的基础。“我们期望在不久的将来尽快的能够产生对这个病毒的本身的特性、发病规律和它的应对方法的一系列的科学和技术成果。 

参与讨论
0 条评论
评论
暂无评论内容
订阅Newsletter

我们会定期将电子期刊发送到您的邮箱

GO